最近因为朋友反复想我推荐《人性的枷锁》,闲的无聊便把这本书拿起来再看一遍,一些句子引发多了许多感慨,无法成文,便简单记录一下。

部分摘抄

导读

成长本来就是一条不可逆的道路,更恐怖的是,它往往还是一条孤独的单行车道。只愿我们能在别人的故事中,切身体味或已逝去,或未到来的岁月。

第十四章

他知道没有上帝的直接启发,也不会有这些骇人听闻的恶行发生。

第二十五章

他还太年轻,没能意识到比起受惠者,施惠之人反而会有更强的图报心。

第三十四章

这感觉好像是走上泳池边最高的那块跳板:从下往上看好像没什么,但一等你站上板子,从上往下低头俯瞰水面时,心里就一下子慌乱了。此时此刻你必须硬着头皮往下跳,不为别的,就因为要是如果沿着爬上来的梯子再怯生生地爬下去,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第四十五章

但我要说的就是‘享乐’,因为就我的观察而言,大家都是图个享乐,没听说谁的目标是幸福。你的每一种德行中都暗藏着享乐的欲望。人人做事都是先为自己。要是做的事刚好还能使别人得益,那么我们就说这个人是个有美德的人。有人觉得施舍是种乐子,那他就叫乐善好施;有人觉得助人是种乐子,那他就叫热情善良;有人觉得做社会工作是种乐子,那他就叫热心公益。你给乞丐两个便士自己觉得很快乐,我来上一杯威士忌兑苏打水也觉得很快乐,这是一回事儿。我不跟你一样假惺惺的,我既不为自己的快乐洋洋得意,也不会去祈求你能赞同我。第四十七章他爱上的不是人,而是爱欲本身。

第五十章

既然人只有一辈子,那一定要做成点什么事才行。他觉得成功既不是腰缠万贯,也不是声名远扬。到底是什么呢?他也没有确定的答案,也许阅尽世间百态或者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就是一种成功吧。

菲利普出身于中产阶级,他的性格中自然有着难以摒弃的阶级本能。他觉得克朗肖的穷困潦倒、为了混口饭吃所做的苦工、从咖啡馆到破阁楼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都与他心中“体面”的定义格格不入。

第五十一章

好不容易发现了自己的平庸,但却为时已晚,这才是最残忍的事啊。

第五十三章

社会有三把利剑专门用来对付人:法律、舆论和人们心中的道德良知。

第八十一章

同情心本身就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感情

大多数情况下,这里最多的不是悲剧,也不是喜剧,总之没有语言可以准确形容。世间百态,人情炎凉,每日都在此上演。泪水和欢笑,幸福与痛苦,或无味之至,或趣意盎然,或冷若冰霜,一切皆如同所见,吵吵嚷嚷,热烈喧嚣;是严肃,是悲伤,是滑稽,是琐屑,简单亦复杂,欣喜亦绝望。这里目睹了母亲对孩子的宠,男人对女人的爱。欲望的沉重脚步踱过一间间诊室,惩罚所有罪恶或无辜的人:绝望的妻子,可怜的小孩,嗜酒如命的男男女女在此都逃不过命运的追债。死神在这几间屋子上方沉沉叹息,而发现新生命的一纸诊断带来的也不总是欢笑,或许只是让一个可怜女孩恐惧失措,羞愧难言。这里,不好不坏。这里只有事实,是生命的本来面目。

第八十二章

基督教徒说,人生在世,必须时时想到死。可想要活着,就得忘了自己必死的命运。死亡没什么大不了。智者不该因为害怕死亡,而改变自己的行为轨迹。我知道自己到死也会挣扎着想再喘口气,我会非常非常惊恐。也知道自己必定会后悔。想到这一生,想到最后落得这番境地,心里不能不苦涩。但我不承认自己的后悔。我现在啊,虚弱、衰老、又病又穷,马上就要死了。可灵魂还攥在手里呢,我什么也不后悔。”

第八十八章

道德的合理性是建立在信仰的基础上。犹豫不定的人可能会抛弃信仰,但道德会留存下来。

世上本无美丑,有的只是真相。对美的追求不过是感情用事罢了。

他模糊觉得似乎有比自己一直崇拜的现实主义更好的思想,而且那显然不是只能让人消极避世的、软弱而苍白的理想主义。它强劲有力,充满气魄;它能坦然接受生命中的活力与懈怠,丑陋与美丽,懦弱与勇敢。

第一百零六章

生而受难,久难而终。生命没有意义。人活着没有目的。一个人是否降生在这世上,是否还活着或已经死去,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生命微不足道,死亡更无足轻重。

第一百二十一章

他看到,在这世上,最为珍贵是寻常。人人生来便带着瑕疵,或是身体,或是灵魂。他想到自己认识的所有的人(世界可比作一间病房,混乱无序,毫无逻辑可言),排成长长一队,肢体残缺,心灵扭曲;肉体的疾病如心脏绞痛、肺部脓肿,精神的异常如意志匮乏、嗜酒成命。此刻,他想到这些人,心中升起神圣而深沉的同情。他们是遭到命运玩弄的可怜人儿。他原谅了格里菲斯的背叛,原谅了米尔德里德的铁石心肠。他们对自己的行为也是无能为力啊。唯一合理的做法只有接受人心之善,宽容人性之恶。菲利普忽然想起耶稣在临终之际的那句教诲:宽恕他们吧,他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曾经想看透这生活的复杂与无为,勾勒一幅精密绝伦、美不胜收的人生图案。可他从没发现也许由出生、工作、婚姻、生育、死亡编织出的最简单的形状才是最完美的模样。可能向幸福投降就是承认了生命的失败,可这样的失败却比任何勋章都更加闪亮。

部分感想

1.他知道没有上帝的直接启发,也不会有这些骇人听闻的恶行发生。

幼时的菲利普十分的相信上帝,甚至用了一个整整一个假期进行诚挚的祈祷期望上帝能够治愈自己的跛脚,在看到圣经中那些罪恶的故事时候,也不敢妄加评断,让这些故事从脑海中略过,只是这时候的他,已经有了一定的思考能力,怀疑为什么上帝要启发这些罪行。

年前刚好看了英剧《好兆头》,剧中对伊甸园夏娃亚当偷吃禁果也做了很有意思的解释:如果上帝不赋予人类好奇心,也不将禁果放在他们触手可及的地方,亚当夏娃真的有机会偷吃禁果吗?

《好兆头》的解释与菲利普的思考不谋而合,当人们开始主动思考,宗教的面纱就会被一点点掀下来。

2.他还太年轻,没能意识到比起受惠者,施惠之人反而会有更强的图报心。

图报之心未必是利益需求,还有可能是居高临下的满足感和获得对方感激的精神需求。

3.他爱上的不是人,而是爱欲本身。

嗯,自我怀疑的一部分吧,我们到底是想谈恋爱时候到底是恋爱对方,还只是在恋爱恋爱时候的快乐呢?

4.社会有三把利剑专门用来对付人:法律、舆论和人们心中的道德良知。

读到这句话时候我突然想到了现在追求的三观正,既然有所谓的三观正,谈到了正确那必然有一个统一的评判标准,文中提到的法律、舆论和人们心中的道德良知这三把利剑,法律代表了人性之下限,道德良知代表了人性之下限,而舆论正好代表了当代人之思潮,就可以作为评判标准,这里我将这三点简称为主流的社会认知体系。

那么三观正否评判的是什么呢?是个人的认知体系是否能够在主流的社会认知体系中耦合。

然而让人十分遗憾的是,这主流的社会认知体系并不单纯的由人性之下限法律和上限道德进行判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要素“舆论“。当舆论掺杂其中的时候,所谓的三观正有时候就变成了民意的裹挟。大约这就是我为什么认同三观和比三观正更重要,也就是所谓的所谓“君子美美与共和而不同”,毕竟说到底三观正也只是与主流价值观匹配的一个现象,而不是个人独立思考能力的一个体现。